006:你别这样

温言之放下手中的茶,静静的坐着。

有些话,就算是她不说,明玥也能够明白。

她劝道:“要不你就告诉他蓝欣欣离开的真相,会不会有所改变?毕竟从头到尾,那个女人从来都没有爱过他。”

她摇头,意气风发的女人不知何时已然没有了精神,望着茶杯中汇聚中心的水圈,死灰一般道:“没用的,他如果不爱我,不管说什么,是否相信,他都会认定我就是那个破坏掉所有的坏人。”

此话一出,明玥也不知到底怎么办,只好看着好友在自己的面前伤神。

这时候,旁边悄然进来沈安泽看着温言之,忍不住开口:“言之,其实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女人打断:“你怎么来了?”

“刚刚进来的。”

温言之苦笑着摇头。

沈安泽想了想,继续说:“言之,其实我想告诉你,如果实在是觉得痛苦,我永远在你身边。”

“沈安泽,我不是……”

“不,你听我说完,很多事情也许不是你一开始想象的那样,但是如果你想要退缩,我永远在原地等着你。”

明玥听着他的话,神色暗淡了下去。

温言之没说话,眼睛撇向其他地方,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沈安泽看在眼里,想了想,说:“言之,如果你实在是不愿意放手的话,我也能帮你。”

“你怎么帮她?”明玥问。

温言之脑子一转,仿佛想到了什么,对他摇摇头:“不要,不要把蓝欣欣的真相告诉他。我不希望在他眼里,我只是用其他女人来捆绑住他的自由。”

明玥实在是听不下去,起身去了洗手间。

温言之不知道自己和沈安泽面对面坐了多久,直到茶馆的门再次被打开,灌堂风直接穿透她薄薄的衣服。

凉意迫使她回过头,看着向自己一步一步走来的高大的男人。

躲也躲不过。

温言之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邱傲南铁青的冷脸,心中五味杂陈。

“温言之,你真是有本事,上次会面奸夫在咖啡厅,这一次约在了茶馆。情调倒是一次比一次高雅,没有想,温家的小姐就连出了轨也是如此的淡然处之。”

旁边的人们听到这话,很明显,又是一场豪门世界的感情大戏,这让吃瓜群众纷纷驻足看好戏。

温言之起身,望着高高在上的男人,他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对自己的厌恶和不耻,从来都不曾拥有过一分一毫夫妻之间的柔情。

“你可以侮辱我,你可以说我如何对不起你,但是我请你不要侮辱我的朋友,我和沈安泽是清白的。”

“清白?”邱傲南一把拉过她的手腕,逼她与自己对视,“你见过一个清白的人,会用这种眼神看你吗?温言之,你别告诉我,从头到尾你都不知道这个男人喜欢你!”

众人皆哗然,沈安泽看着被拽走的女人,急忙站了出来:“邱傲南,你放开她,你还想对她怎么样?”

“怎么样?”他盯着怀里的女人,“就算怎么样,她也是我的女人,容不得别人惦记。走!”

邱傲南的大掌用力禁锢住温言之,不由分说,众目睽睽下将人带走。

明玥出来时,正好看到温言之被带上车,赶紧跑过来,问沈安泽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刚刚那个不是温言之吗?”

“邱傲南把她带走了。”沈安泽整个人烦躁的坐在椅子上,抱着头,“我没本事,没办法把她从那个王八蛋手里抢过来。”

明玥听着他自责的话,思绪万千。

一路上,温言之没有再说话,车内窒息的安静让司机都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就好像暴风雨来临之前海面上的平静,越是毫无波澜,就愈发让人心悸。

一进别墅,温言之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阴阳怪气得邱云。

“呦,回来了?怎么样?和自己的小情人约会被名正言顺的丈夫抓包,你真是丢尽了我们邱家的脸面!”

她心中已然明白了几分,怪不得邱傲南突然出现在茶馆,原来早有人先一步告状。

即便如此,温言之压制住心中的苦楚,邱云即使有什么做错的地方,毕竟也是她的长辈。

“妈,我和沈安泽真的没有什么,您误会了,我们两个只是普通朋友,上一次在咖啡厅是为了邱家和温家的公司,这一次本来是约了明玥的,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跑过来的,我也……”

“做错了事情还不敢承认了?温言之你真是温家的好女儿,我就纳闷了,为什么你们温家大户人家,会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

“妈,我不是……”

“啪!”清脆的耳光声在空荡的客厅里格外震耳,温言之捂着脸看向邱云,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真的打了自己。

从小到大,她身为温家的掌上明珠,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待遇,来到邱家,她所放弃的太多。可是,一个人不至于为了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爱情,而彻底抛弃了自己的自尊。

“妈,你……”

“我?我打的就是你!怎么?身为邱家的儿媳妇,做错了事情,我这个妈打你还不行了?你才过门几天啊?就闹出这么多事情来,要是时间久了,会不会整个邱家都败在你手里?”

温言之刚想开口解释,却听到旁边沉默已久的男人呵斥:“够了!”

邱傲南眉头皱起,怒道:“别说了!”

语毕,一把拉住温言之的胳膊上楼,回头对怒火中烧的邱母道:“妈,我和温言之的事情,我们两个自己来解决。”

邱云还想再说什么:“哎,傲南……”

到了楼上的房间里,温言之强忍着泪水,心中满是恐惧。

每当邱傲南生气带她回到楼上时,总是没好事。

果不其然,他上来便反锁了门,脱掉了自己的外套。

温言之吓得往后瑟缩,急忙抗拒:“邱傲南,你有话好好说,别……别这样,今天的事情,你听我给你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说话间,男人已经压制住了她不断挣扎的手臂,眼神浓郁,充满了厚重的渴望。

“不……唔。”嘴唇被狠狠的堵住,她拼了命的抗拒,却始终抵不过邱傲南天生的力气,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空气被一点一点的抽空,原本用力的胳膊终于失去了力气,软了下去。

很多时候,有些事情都不是自己所能够掌握的,尤其是在这种事情上,男人仿佛一个操控的主导者,将她全部的体力抽走,然后任由自己的想法,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