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打赌

赵夫人冷哼了一声,啐了一口,“废物!”

活了两世,乔思思还真没被人骂过‘废物’,上一世,她虽然是个十八线的小网红,但起码有实力,做事不卑不亢,就是那个盗用她作品的姜小鱼,平日里也是对她客客气气的。

却不想,来到这古代不过两天,就相继遇见了两个极品。

是可忍孰不可忍。

乔思思也是有脾气的!

她一把推开拦在她面前的喜鹊,背脊挺的笔直笔直的,目光淡定的看着高高在上的赵夫人,“赵夫人,您不看看我们的布料就说不好,是不是有失公道?”

赵夫人冷哼,“什么是公道?我说不好就是不好!”

她身边的丫头翠珠也帮腔,“夫人让你们重新选,就赶紧去办,夫人事多着呢,哪里有这么多闲功夫和你们在这里啰嗦!”

说罢,赵夫人起身就要走。

乔思思的倔劲也来了。

她上前一步,生生将赵夫人给拦了下来,“赵夫人,如果我能做出让你满意的衣裳来,你是不是就肯定了我们乔记的布?”

听了这话,赵夫人一行人像是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个个掩嘴冷笑。

满不满意还不是赵夫人说了算,就算她做出来的衣裳再好,赵夫人说句不满意,难道她还能逼着赵夫人改口不成?

正在这时,下人来报,说是赵夫人约的几位夫人都到了。

赵夫人原本对乔思思所说的话并不感兴趣,但转念一想,几位夫人过来也不过是磕磕瓜子、说说小话,何不大家都来观一场戏,岂不是更有意思?

这么一想,赵夫人当即改了口,“行,你若能让我满意,以后你们乔记送来的布,我绝不挑惕!”

乔思思立马应下,“一言为定!”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总之她在爹和乔美美面前夸下了海口,这次的任务,无论如何也要完成。

说罢,乔思思便让师傅给赵夫人量了身,而后她要来笔墨纸砚,开始写写画画。

赵夫人则是将来访的几位夫人都请到了偏厅,一行人一边磕瓜子一边闲聊,知道赵夫人在打趣这位乔记布庄的小姑娘,皆掩嘴嘲讽。

乔思思在心里不耻,对这位赵夫人的行为举止多留意了一些。

待她画好图纸,指点师傅剪裁之际,她眼角的余光瞧见原本伴在赵夫人身边的贴身丫头翠珠鬼鬼祟祟的往外走,似乎刻意不让人知道。

鬼使神差的,乔思思放下手中的活计,见并没有人注意她,小声跟喜鹊交待道,“我出去一下,一会赵夫人问起,你就说我去了茅房!”

乔思思从偏厅出来,一路跟着那翠珠,便见她与一名穿着暴露,举止风骚的女子见面,虽听不见她们在说什么,但她瞧见翠珠给那女子塞了一袋钱袋子。

那女子在手中掂了掂,而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翠珠说道,“去吧!”

乔思思正纳闷她们到底想干什么,便瞧见赵夫人领着那队七嘴八舌的长舌妇往这后院来了……

乔思思欲躲,却又不熟悉这赵府的地形,情急之下,她飞快的往那院子里钻。

也不知道是推了哪间房门,耳边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

居然有人!

“衣裳放下,出去!”

她这才发现,这房间极为宽敞,一道百雀图屏风后头有烟雾缭绕,房中水气弥漫,从乔思思的角度看,隐隐可看到屏风那一头的人的大致轮廓。

低沉的声音响起之际,她意识到自己居然闯入了别人的居室,还是个大男人,人家……还在沐浴……

短暂的怔愣之后,乔思思果断准备打门离开。

却在这时,‘呯呯呯’三声敲门声响起,便听外头有人说道,“大公子,您的衣裳送来了……”

乔思思瞬间呆若木鸡。

而此时,那正在沐浴的男人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他动作极快,扯过换下来的脏衣裳随意一裹,一只结实的大手便扣上了乔思思的脖子。

“是你!”

不是疑问,是肯定!

没错,这位男子,便是方才在赵府门前险些将乔思思撞翻的赵府大公子赵昱。

真是出门不利!

乔思思被掐的几乎喘不过气来,眼泪直直的往外流。

却在这时,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大公子,您的衣裳送来了……”

赵昱脸色极为难看,但总不能不穿衣裳,正欲开门,乔思思却死死的拽住了他的手臂,从喉头挤出不清晰的三个字,“不能开……”

如果说方才她不清楚赵夫人要做什么,那么……现在她明白了。

赵夫人要败坏赵昱的名声!

而方才与翠珠接头的女子,不难猜测,是一位烟花女子。

倘若赵昱此时开了门,进来的便会是那烟花女子,再紧接着赵夫人和各家夫人齐齐进来,瞧见的便是赵昱召烟花女子进府寻欢作乐。

活生生的宅斗剧啊!

很显然,外头的那名女子已经等不及了,因为一大波脚步声已经传了进来。

原本掐在乔思思脖子上的手缓缓松开,男人冷笑,“你当如何?”他亦已经明白外头发生了什么事。

乔思思心里腹诽,废话,她自然想一走了之了……

但瞧着这赵昱赵大公子似乎不打算放过她。

如若她想不出个法子来,有可能赵昱会拉她一块下水。

一咬牙,乔思思从袖口抽出一条长长的布尺,“可有笔墨?”

赵昱点头,指了指案前。

乔思思胡乱一通量之后,提笔快速的做了几项记录。

便在这时,门‘呯’的一声,被人给踹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