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激怒孟大妞

孟小七眼见孟小八被推倒在地,赶忙将她扶起:“小八,伤着没?”

“小七,我没事。可是红枣干……”

孟小八看着孟大妞,心里头着急。今日让孟大妞见着了这些红枣干,她肯定是会全部独占。

“你们眼里究竟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姐!”孟大妞一把将柜子里的红枣干拿在手里,瞪着自己的几个妹妹。

明明都人赃俱获了,她们还想着继续欺瞒她吗?

孟小五和孟小八被孟大妞这么一吼,哆嗦了一下身子,下意识的低下脑袋不知该说什么好。

孟小七眉眼微冷:“大姐,这红枣干你若是想要,只管拿走便是。”

一听这话,孟小八当即惊呼道:“不成啊小七,那是长生哥费了好大劲送给你补身子用……” 

话音未落,孟小八神情猛地一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她当即抿嘴不再言语,甚至不敢朝孟大妞的方向看。

孟大妞敏锐捕捉到孟小八话语中提到的人:“长生哥?这红枣干是长生哥送给小七的?”

孟大妞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红枣干居然是孟长生送的。

她知道孟长生打小就对小七比对其他几个姐妹要好一些,可如今小七在外已经是名声扫地,孟长生怎么还对她念念不忘?

孟小七嫁人出事那几日,不见孟长生出面插手帮助孟小七,孟大妞便以为他是厌恶了孟小七,没想到他原来是瞒着家里人偷偷的对她好。

明明是从小在一个村子里长大,论相处时间,她孟大妞比孟小七跟孟长生相处的日子还要长一些。

可她始终不明白,怎么孟长生单单就对孟小七格外好呢?

几个亲妹妹向着孟小七不说,现在就连自己挑上眼的男人都明里暗里在关心她。

一想到这里,再看看手里红艳艳的红枣干,孟大妞咬咬下嘴唇,心田上窜起的火苗愈发旺盛。

孟大妞这般吃醋嫉妒的模样,孟小五和孟小八或许还不知情,但孟小七脑瓜子稍稍一转,便知是怎么一回事。

孟大妞身为林氏孙女辈里的老大,这些年来又凭着一张嘴哄得了林氏的欢喜。

这使即将年满十六的她,在婚事上面虽不能嫁的多么衣食无忧,但比起被迫嫁给傻子的孟小七来说,绝对是好上百十倍。

而村子里唯一的秀才孟长生,是十里八乡里唯一能入孟大妞眼的男人。

孟长生比孟大妞年长三岁,即将步入弱冠之龄,娶妻生子指日可待。

为了自己的利益,宁可罔顾亲生妹妹的性命,孟大妞的如意算盘敲的是铛铛响。

可她孟小七又怎会让她如愿呢?

“这红枣干我收了,要不然我就去告诉奶和婶儿,看奶会不会把你们这些忘恩负义吃独食的东西打死!”

孟大妞一边恶狠狠警告着几个妹妹,一边将红枣干塞进衣服里藏好。

“大姐,红枣干你拿走我没意见,可你好歹留一些给我们吧。毕竟这是长生哥送给我的,若都叫你吃了,日后长生哥问起,说出来大姐你也难堪。不是吗?”

孟小七凉凉出声,目光落在孟大妞的脸上,孟大妞脸颊一热,微微不自然起来。

孟大妞寻思着她这话似乎是在炫耀着什么,神情一瞬间狰狞起来:“孟小七,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向我炫耀长生哥送了你红枣干吗?”

眼看着她脸上的怒火越聚越多,孟小八缩缩脖子,伸手轻扯着孟小七的袖子,低声道:“小七,大姐生气了,红枣干我们还是别要了吧……”

孟小七轻拍了两下小八的手背,示意她别怕。

随后迎着孟大妞的怒火,不慌不忙道:“话就是话没什么意思,妹妹我嘴笨,不如大姐你会说话。不过也都是实话实说,大姐你要是不乐意听,那也没办法。”

言下之意,你孟大妞再不乐意,孟长生送我孟小七红枣干的事也是事实。

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两句话,直接让孟大妞的怒火值达到顶峰。

“孟小七,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竟是这般不要脸!长生哥送你红枣干简直白白糟践了好东西,送猪送狗都比送你孟小七强!”

话落,怒不可及的孟大妞将红枣干从衣服里掏出来,“啪”的一下扔在地上,随即抬脚狠狠的将红枣干在脚下踩的稀巴烂。

“大姐,不要啊!”孟小八和孟小五均是面上一惊,若不是被孟小七拉着,她俩就要冲过去将那袋子红枣干从孟大妞脚下救出来。

“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俩处处护着孟小七跟我作对的下场!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们三个贱蹄子也休想得到!”孟大妞极为不满哼了一声,抬眼狠狠剐了孟小五和孟小八一眼,又将满腔怨怒都放在孟小七身上。

“孟小七,我警告你,你要想还在家里待着,就老老实实听我的话,我还是你大姐。不然的话,哼哼,别怪我不念姐妹之情!”

孟大妞龇牙咧嘴恶狠狠警告一番后,拍拍手转身便离开了屋子。

孟小八盯着地上稀巴烂不能再吃的红枣干,心疼的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孟小五则盯着孟大妞离开的背影,良久才松了一口气。

唯独孟小七,仍维持着一左一右拦着两个妹妹的姿势,直到再也听不见孟大妞的脚步声后,她才将姐妹俩的身子放开。

“小七,你为什么要激怒大姐啊?大姐她的脾气就那样,倘若我们好好与她说道,也不至于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红枣干呀。”孟小八抓了一把稀巴烂的红枣干,又心疼又觉得委屈。一想到小七的身子还没完全好,需要补充营养,她扁着嘴就忍不住快要哭出来。

孟小五站在一旁,神情低沉失落的很,看着孟小七同样疑惑不解。

孟小七叹口气,将小五小七一左一右轻轻搂在怀里,轻声道:“虽是一母同胞手足姐妹,可这么些年来大姐是如何待我们姐妹仨的,小五小七你们心里也清楚。”

都说长姐如母,可孟大妞不仅不关心她们的死活,甚至还总想要从她们姐妹仨身上谋求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