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救出夏荷

秦大嘴甚至连喊叫都没来得及,待到感觉到痛疼之时,李云月已经用带血的匕首对准了他的另一只手腕。

院子里原本还躲起看热闹的奴才,个个吓的魂飞魄散,见大门敞开,皆见了鬼似的争相往外冲。

哪里还有人顾及秦大嘴的死活?

便是连春花都吓的瞪圆了双眼,这还是她家那柔弱、任人欺凌的小姐么?

“啊……”秦大嘴后知后觉的惨叫响彻天际。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过来,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天使,而是魔鬼。

“在……关在了柴房里!”

顺着秦大嘴的手指方向,春花立马冲了过去,便见一间破破烂烂的柴房里,夏荷被打的遍体鳞伤,被人五花大绑着,像牲畜一样,了无生气的倒在地上。

“夏荷!”春花心间一酸,扑上前去,颤着手帮夏荷解了绑,而后又小心翼翼的将她抱住,眼泪直掉。

随后赶来的李云月自然也看见了夏荷的惨状,她亦红了眼眶。

两个跟着她一块嫁进晋王府的丫头,一个被秦妈妈打成了猪头,一个却被秦妈妈丢给了下三滥的痞三,折磨成这般模样。

若不是重活一世,她还不知道自己的愚蠢竟害了这么多人。

“我没事……小姐,您怎么来了?”夏荷已是气若游丝,好不容易睁开双眼,看见李云月,鼻间一酸,就落下泪来。

李云月什么也没说,她知道‘对不起’三个字,毫无用处,她现在要做的,不是口头上的承诺,而是为夏荷讨回公道。

一手便将嗷嗷惨叫的秦大嘴扔在了夏荷面前,李云月冷声斥道:“向她磕一百个响头!”

夏荷一瞧见秦大嘴,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她顾不得自己浑身的伤,爬起来,便拼命的往秦大嘴的身上捶:“畜生,你不得好死……”

秦大嘴虽是吓破了胆,但好歹理智还在,天熹是法制国家,杀人是要偿命的,即便是王孙贵族也不能无缘无固的取人性命!

“我要去告你们,你们无故伤人,要不赔银子,要不就等着坐大牢!”

死到临头,还不忘敲诈一笔。

听了这话,李云月冷笑了起来,她一脚踩在了秦大嘴的胸口:“谁说我无故伤人?”

说罢,李云月看向春花:“去报官,就说秦大嘴明抢王府的丫头,看官府怎么判?”

春花一听这话,立马应道:“奴婢这就去!”

秦大嘴慌了:“你敢去报官?你告我抢王府的丫头,有何证据?”

“证据?你有夏荷的卖身契吗?就算你有夏荷的卖身契,夏荷是冷家的家生子,她的转卖权在我手里,我可曾签字按印?若是不曾的话,你便是抢,在天熹,强抢民女是什么罪名?十年牢狱是吧?”

秦大嘴见她不像是来虚的,吓的赶紧磕头求饶。

不过是个祸害社会的臭虫,李云月也不想脏了自己的手,回头报官,交给京兆尹去处置就好,她上前,与春花一块,将夏荷架起,利落的离开了王家。

那一头,秦大嘴见她一走,立马就在院子里嚎开了:“来人,来人,去请大夫,再去通知我姑姑,就说我的手被晋王府的人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