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整肃

这药中的毒物并不复杂,却足够取人性命。不论这毒是谁放的,如今这手段,实在算不得高明。

脑中飞快地闪过这些念头,她轻轻嗯了一声,以袖掩唇,皱了皱眉,似是十分不情愿的样子,将药碗凑到了唇边。

绿漪紧张地绞着手,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睛亮得过分。

喝了一大口药,叶楚兮将那药碗往桌上一推,怎么也不肯喝了。绿漪看了看那空了一半的药碗,料想着这些药性也够了,心头一松,留下了那一叠蜜饯,连忙将药碗端了出去。

叶楚兮自然知道,她是要忙着毁灭证据。

趁着房中无人,她走到一个盆栽旁,将口中含着的药悉数吐了出,随后,用清水漱了口。

看着那盆栽迅速由绿转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衰败下去,叶楚兮唇角浮起一抹冷笑。

她走到桌边坐下,忽然便伸手将桌上的茶盏推倒在地。外面的丫鬟听到了响动,迅速跑了进来,却正见到一脸软软趴在桌上的叶楚兮。

“二小姐,二小姐你怎么了!”

浣月惊慌的声音传来,叶楚兮放心地闭上了眼。

见她这般昏迷过去,一屋子的人都慌了,浣月急急叫道:“去请大夫!”

夫人去省亲了,老爷也尚未下朝,浣月急得不行,好不容易等来了大夫,那大夫把了一回脉,竟是摇了摇头。

浣月急切的声音和大夫的疑惑声都响了起来,叶楚兮的脸隐在纱帐之后,唇角缓缓勾起了一个弧度。

这大夫自然是诊不出来的,方才自己在桌上取了一个鸡蛋,此刻正夹在腋下。这大夫不过是个寻常医馆的大夫,自然是看不出来的。

她在等,等那个凶手迫不及待前来。

既是这样一查便知的毒,足以见得那人并无太多深思。如此轻易行事,必是迫不及待。

因着老爷还未回府,浣月咬了咬牙,正欲去禀告老夫人,院落外面忽然传来了几个女子的声音。

来了!

“听闻妹妹突然倒下了?怎么回事?可有唤大夫来看过?”

这声音清婉动听,透着几分急切,正是叶楚柔。

想起前世自己被制成人彘前,远远地看到一身华服的叶楚柔,叶楚兮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开始沸腾。

一旁另有两个声音,叶楚兮听得分明,便是她的三妹四妹,叶楚欢与叶楚莹。这两人为一母所出,她一时倒是吃不准,今日之事到底与她二人有无关联。

正想着,那声音已到了近前。叶楚柔向来是冷静的,今日却显得尤为急躁。尤其是听到大夫也诊不出什么来之后。她几步上前便欲掀开纱帐看个分明。

一旁的叶楚柔与叶楚莹虽也急切,但还是在细细询问大夫的话,可叶楚柔几乎没有说什么废话,径直便上前来了。她这样的反常,倒是让叶楚兮确定了。

今日之事,必定是她做的。

前世受了她那样多的陷害与折辱,她都一一忍了。可正因为这忍耐,她落到那样悲惨的下场。

为何还要忍?那便不忍了!

她看着那身影来到了近前,堪堪探进一只手掀开纱帐,甚至还未来得及看清自己的脸,叶楚兮忽然从床上跳了起来,猛地一个巴掌扇在了叶楚柔的右脸上。

这样的变故是谁也没有料到的,房中众人都惊得停在了原地,便是浣月,也想不通为何方才还昏着的小姐竟会突然暴起,还打了大小姐。

“小姐?”她不可置信地低低唤道,叶楚兮却眯着眼,还不十分清醒的样子,一抬手,又是一个巴掌扇过去。她用了十成的力道,叶楚柔挨了这两下,右脸立刻肿了起来,到这会,她也反应过来了,后退一步,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向来柔柔弱弱的二妹,喝道:“叶楚兮,你做什么!”

她素来喜欢做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对谁都是笑吟吟的,从来没有展现出这样色厉内荏的模样过。一旁的几人又是一愣,叶楚柔也反应过来了,捂着脸,万分委屈地道:“方才听闻你身体不适,我特意喊了三妹四妹来探望你,你怎可如此!”

哦,原来是她喊了那两人来的。

叶楚兮心中有了定论,到了这会才慢慢睁开眼,像是刚刚睡醒一般,一脸迷茫地看着她,道:“姐姐?你的脸怎么了?”

叶楚柔脸色一黑,正要开口,院门处却忽然传来了一个紧张的男声:“怎么了?我的兮儿怎么了?”

叶楚柔眼中闪过一抹狠色,看着叶楚兮这样生龙活虎的样子,自然是没有中毒的了。这原因尚待追究,可是眼下自己吃了这么一个亏,却是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叶楚兮的。

当下,她哭着转身道:“爹爹,方才我在外面听闻二妹出了事,急急便与三妹四妹赶来看望,谁知二妹二话不说便打了我,爹爹,即便二妹是嫡出之女,可是这等欺凌姐姐的事,未免也……”

她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双目含泪,加上右脸红肿,可怜极了。

叶南成也愣了一愣。他方才回府便听闻东院出了事,急急赶过来,万没想到竟会是这样。

见叶楚兮好端端地站在那里,又想起方才叶楚柔那些话,他脸色一沉,目光瞟过一旁呆站着的两个庶女,沉声问道:“当真?”

他问的,自然是叶楚柔所说的话。两女愣了一愣,叶楚莹立即开口道:“回爹爹的话,当真。”见叶南成的目光转过来,叶楚欢也点了点头。

她们的反应,叶楚兮都看在眼中。还未等叶南成开口,她忽然惊慌地道:“爹爹,方才绿漪拿了大夫开的药过来,我才喝了药,不知怎的就睡了过去,梦到了歹人。方才迷迷糊糊的,竟是将姐姐当成了歹人,实在是心中太过恐慌,是以未能看清,下手也忘了轻重,姐姐,实在对不住,兮儿不是故意的。爹爹……”她眼眶一湿,万分愧疚的样子道:“是兮儿错了,请爹爹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