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库>重生八零空间小富婆>第1章悲惨的命运

重生八零空间小富婆

2021-07-10 14:11592579
本书由三喵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悲惨的命运

2022年,十月。

傍晚的风,卷起来的寒意如同初冬一般刺骨,扫了一地的落叶,带着几分凄凉。

天海市人民医院住院部,一个四十多岁穿着时尚,保养得宜的女人挎着名牌包,走进电梯后,直接来到了顶楼。

此时天台上,身穿病号服的苏槿棠正站在护栏边缘,她目光空洞、呆滞地望着远处,手里紧捏着一张病危通知书。

常年遭受病痛折磨的她瘦得皮包骨,看起来无比憔悴。

整个人脸色惨白如同蜡纸,似乎风一吹就会倒下。

身后传来一阵动静,她僵硬地扭过头望过去。

苏槿兰踩着高跟鞋,一脸仇恨地朝她冲过来。

“堂姐,你怎么来……”

苏槿棠刚开口,话还没说完,苏槿兰便一把揪住了她的长发,紧接着一耳光甩在了她的脸上,“苏槿棠,你这个贱人!你怎么还不去死?!”

苏槿兰的手劲很大,苏槿棠被扯得头皮都快掉了,这一巴掌更是震得她头昏眼花,嘴角溢出了血迹,脸颊瞬间肿了起来。

病入膏肓的她根本就没有多余力气挣扎,整个人像破旧的布偶娃娃奄奄一息,只能任由苏槿兰欺凌摆布。

苏槿兰似不解气,又发狠的抓着苏槿棠的头对着旁边的护栏猛地撞了几下,满目恨意地咬牙说道:“你这个灾星!要不是因为你,淮左他不会出车祸,至今还昏迷不醒!!你说你哪儿来的脸,还好意思在这世上活着?!”

苏槿棠的额头遭受了重击,沾满了猩红的血迹,护栏上也染红了一片,看起来格外的刺眼。

强烈的痛意反倒让她多了几分意识,在听到祁淮左出了事故后,她心里微微缩紧,可更多的是疑惑。

她佝偻着背,神情痛苦地喘着粗气,“堂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已经好几年没见过姐夫了,他出事了与我有什么关系?”

苏槿兰终于松开手,目光恶毒地瞪着她,“贱人!要不是你把自己得了绝症的事告诉他,他又怎么会为了来见你,连夜从外省赶回来在路上出了车祸?!这一切都怪你这个狐狸精!”

苏槿棠浑身一怔,“我……没有。”

她得了胃癌的事,除了主治医生知道以外,她谁也没有说。

更没有想到祁淮左会为了来见她,在路上发生了意外。

苏槿兰明显不信她说的,对她的恨意又多了几分,转而掐住她的脖子,将她狠狠地压在护栏上,冷声继续说道:“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祁淮左他惦记了你三十年!和我结婚这么些年,他碰都没碰过我。平时喝醉了嘴里喊的都是你的名字!为你守身如玉,为你相思成疾……”

“怎么会?”

苏槿棠彻底震惊,这事她是真的不知道!

她当年和祁淮左有段时间是走得比较近,可是后来两人彻底失去了联系。

再相遇便是在他和苏槿兰的婚礼上。

她以为祁淮左从始至终爱的都是苏槿兰,所以这些年来一直将自己对他的爱意深埋在心底。

苏槿兰神情狰狞,咬牙说道:“这些年要不是祁淮左他暗中替你打点,还清你那酒鬼老公欠下的高利贷,你以为你能过上安稳日子?在知道你得了绝症后,还想给你打医药费,幸好最后被我发现拦了下来……”

听着她的话,苏槿棠再次震惊地睁大双眼。

她从来不知道祁淮左竟然在背后做了这些事……

被死死的掐住脖子,有些呼吸困难,苏槿棠剧烈地喘着,本能地挣扎了几下,却没有丝毫作用。

苏槿兰死死的掐着她,语气阴冷狠毒地说道:“所以我恨你!恨不得让你去死!凭什么你从小到大都比我招人待见?!

哪怕你现在变成如今这副鬼样子,祁淮左依旧对你念念不忘。对我却是不闻不问,连个正眼都不曾给我,甚至还多次想和我离婚!

如今只有你死了,祁淮左才会断了要跟我离婚的念头,才会对你死心!”

如今的苏槿棠骨瘦如柴,常年带着一副病态,穿着也很朴素,明明才四十多岁年纪,却跟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似的。

额头上甚至还有一块难看的疤痕。

就算是扔进人群中,也是那种不会被多看一眼的存在。

可偏偏祁淮左对她的喜欢却未减半分,这让苏槿兰嫉妒到抓狂。

听完她的话,苏槿棠内心震撼,她没想到祁淮左是爱她的,更没想到原来苏槿兰这么恨她,恨到想要她去死!

她绝望地闭上双眼,浑浊的泪水从脸颊滑落,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弧度。

早在收到病危通知,得知自己时日不多的那刻起,她就已经做好了随时离开这个世界的准备。

她独自一人活了这么多年,也痛苦了这么多年,已经活够了。

所以她放弃了挣扎与反抗。

临死前,知道祁淮左爱的人是她,她也就死而无憾了。

看她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苏槿兰心里反而更加不爽了。

似乎就这样掐死苏槿棠,并不能让她解恨。

就这样让苏槿棠死去,未免太便宜她了!

苏槿兰突然松开了手,冷笑了一声,“看在你就要死了的份上,不妨再告诉你一些事,也让你死得明白些。”

“其实当年祁淮左离开后,给你写了很多信,不过全都被我蔵了起来!还有……是我让我妈把你嫁给周老三那个酒鬼做老婆的,你那个时候死活不同意,我只好……用了点手段,让你们睡到一起,毁了你的名声,让你不得不嫁!”

苏槿棠剧烈地喘了几下,不可置信地瞪着她,“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这辈子悲惨的命运,就是从嫁给周老三开始。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苏槿兰一手干预造成的。

“因为我讨厌你!见不得你比我过得好!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嫁给祁淮左。事实证明,我做对了。虽然祁淮左他不爱我,但是也没亏待我。跟着他,我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处处高人一等。这些都是你没法拥有的!”

“苏槿兰,你无耻!”苏槿棠双目瞪圆,气得咳出一口血。

她没想到苏槿兰心思这么恶毒。

她一直把她当亲姐姐对待,哪怕苏槿兰再不待见自己,她也从来没有怨过她。

苏槿棠痛苦狼狈的样子,让苏槿兰满是得意的笑了笑,“还有更无耻的呢!你那个妹妹也是我为她挑选的好人家,所以她才过得和你一样惨!不过她可比你值钱多了,当时为我家赚了三百块彩礼钱呢!还有,你小弟压根就不是自己走丢的,是我妈卖给了外地的人贩子,也是狠狠的赚了一笔……”

“你这个恶毒的女入,不得好死!”

苏槿棠听完这残酷的真相之后,踉跄着后退了半步,几近崩溃。

“我会不会好死你是没机会看见了!”

苏槿兰一字一句的说完后,用力一把将她推下天台。

千金一发之际,苏槿棠冷静下来,伸手拽住对方的头发,另一只手死死扣住窗沿。

只可惜,本就羸弱的身体,那里是只靠几根手指头,可以支撑柱身体往下坠落的颓势的。

“砰——”地重物落地声响起。

血顺着身体逐渐扩散开来。

即便粉身碎骨,她血肉模糊的右手里始终握着一缕头发。

众人听到声音看去,某一角度不经意间可以看到大楼身侧蜿蜒而下的五指留下的血手印……